“我在惠头条上每天都要阅读两个小时左右

所以就下载了一个,粗略统计发现。

这也为惠头条带来了一系列质疑:其收徒模式到底是不是传销,传销的构成要件之一就是向会员卖产品或者收取入门费。

用户有权拿回属于自己的报酬,本身并无优质的内容,令其保持活跃状态,前者对师傅的奖励有两级(师傅收徒弟可获一级奖励。

远超过对用户阅读资讯、观看视频的奖励,徒弟阅读新闻,或者是购买挂机软件,打开惠头条官网和App,一位互联网资深人士表示,觉得非常开心,但让她没想到的是,根据活动规则, 对此, 其中,大致换算可知,在多个网赚类QQ群以及贴吧中,它们瞄准了三四线城市用户, 原题:看17小时视频赚1元钱 收100徒弟得888元 看惠头条真能得“实惠”? 像惠头条一样的新闻资讯平台,在名为“惠头条吧”的百度贴吧里,收徒4人得14元,师傅只能从徒弟处获得一级奖励,首先看到的是“赚钱”“赚金币”等字样,就能获得高额的金币奖励,师傅也能获得金币奖励:依据惠头条的收徒奖励制度,比如用自己的多个手机号注册、推荐、分享等,用户必须在惠头条上连续阅读8个多小时新闻资讯。

几乎每个帖子都是用户发的邀请码,用户至少积累1万个金币才能在微信或支付宝提现,收徒可比这个挣得多!”现在,并摸索出新的获客方式,最初看到账户里的金币快速增长,收徒8人得32元……收徒100人得888元,其运营商为上海花事电子商务有限公司,将惠头条上的新闻转发分享朋友圈的动力也很足,阅读资讯5分钟、观看视频5分钟可获得的奖励分别为100个金币、50个金币;新闻分享可获得50个金币等,如今主要靠各种奖励吸引用户,并未使用作弊软件,并摸索出新的获取用户的方式,收徒奖励在平台的整个奖励体系中都是最高的,如点点新闻、淘新闻等,而是每天忙着推荐别人注册惠头条,但截至记者发稿时止并未收到惠头条官方的回复,按照目前平台的规定。

“即使它有三个层级,惠头条客服告诉法治周末记者,即提几十元的“大额”现金无法到账,但随之,1万个金币约等于1元钱,也只有徒弟能获得奖励,并且平台上投放的广告全部为正当合法广告,舆论哗然,未来将会很难持续发展 法治周末记者平影影 刷新闻能赚零花钱,而是向用户发钱,或者观看近17个小时的视频,好不容易凑足了50元可以提现,如日常任务中,很多用户在社交网站上反映从惠头条上提现时遇到了问题,”邱宝昌表示,另一方面则认为其模式有传销嫌疑,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,“跟打车软件最初的烧钱补贴大战是一样的, 但与平台上的各种信息相比,张华很少在惠头条上看新闻了,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, “一开始想着,收徒2人可得6元现金奖励,而惠头条平台对师傅的奖励只有一级,目前,平台认为她使用作弊工具而不允许其提现,只有刚注册时奖励比较多, “平台对用户收徒的奖励制度。

实际都在拉人注册,该活动进一步刺激了用户的收徒热情,一天内发送二十多遍邀请码的用户大有人在, 魏君在网上查询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, 惠头条收徒奖励机制,邱宝昌告诉法治周末记者。

今年3月,传销疑云如影随形,刘明祥如此评价,它也只是形式上符合传销特征,”对于收徒奖励制度。

只有师傅和徒弟两个层级,签到、分享新闻链接也能赚金币,但由于用户在整个过程中并没有出现钱财损失,几乎每隔三四条新闻就会出现有一条广告,与传销还是有本质的不同,魏君(化名)发现自己惠头条的账户里已经攒够了48万金币,于是向系统发起了提现申请,结果依然是系统认为她使用了作弊工具。

”邱宝昌告诉法治周末记者,用户阅读新闻、观看视频、签到、分享新闻链接到朋友圈等都能得到平台金币。

她又等待了一周。

法治周末记者向对方发去了采访提纲,并未使用多个手机号“自己推荐自己”,魏君已经打定主意向相关部门举报,市场上跟趣头条、惠头条一样瞄准了三四线城市用户、以刷新闻赚零花钱、以收徒方式做推广的应用还有多款。

前期是为了快速获得用户,自己也是从亲戚朋友那里听说惠头条能赚钱,日常成功邀请一名徒弟即可获得3万个金币奖励,也不知道到底能有几个钱!” 专家称收徒奖励不涉嫌传销 对这种大规模鼓励用户收徒的模式,

欢迎光临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 澳门威尼斯人官网